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东北乡村17岁夫妻见面三五月即定亲过夫妻

发布时间:2019-10-09 22:08:05

  东北乡村17岁“夫妻”见面三五月即定亲过夫妻生活

  见面礼收下后,两个孩子再相处3、5个月就可以“相门户”,按正常夫妻一样生活了,这种类似于定亲的活动需要更大一笔资金作为支撑。三间房、家具、三金、现金,无论穷富,这是东北农村娶媳妇必备的物质基础。

  冬日的东北乡村白雪皑皑、气候寒冷,忙碌了一年的东北农民开始“猫冬”。似乎只有从每家每户烟囱中生起的袅袅炊烟,才能看出这里的人丁兴旺。

  这几天,位于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董家乡的友谊村却热闹非常。从市里请来的二人转演员已经在这里唱了三天大戏,虽然室外温度在零下20几度,舞台简陋,但还是吸引了很多乡亲出门欣赏。

  这样的“福利”,是村民王月喜为儿子王立新结婚特意准备的。“图个热闹嘛,一辈子就结一次婚。”

  三天大戏

  东北广袤的黑土地养育了一批幸福的农民。“只要你肯干,日子一定能过好。”王月喜将自己的致富归结为不断努力。种地、养猪、骑三轮车去县城卖大米……二十几年下来,王月喜已经成为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

  过上好日子的王月喜觉得儿子应该享受他的劳动成果。花2000多元钱请二人转演员唱三天大戏只是婚礼的一部分。

  婚礼当天,新媳妇带着婆家买的“三金”(金戒指、金手链、金项链),被10台帕萨特从邻村接过来。清一色的黑色轿车绕着村子跑了一圈,才缓缓驶入王家大院。

  婚礼主持人也是王月喜从市里花1500元请过来的,声音洪亮,还会插科打诨,十分懂得如何活跃现场气氛。“我请了二人转演员,要不然多给他(主持人)1000元,他还可以带几个歌手过来。”王月喜说。

  不管台上的小两口怎么亲热打闹,来随份子、看热闹的乡亲们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吃喜酒。

  从农村的喜酒很容易看出这家人的生活水平。条件好的16个菜、一般的12个菜、再“次”也要凑够10个菜充场面。

  王月喜家准备了16个菜,讲究荤素搭配,酒席上很多绿色蔬菜价格堪比肉类。“猪和鸡是自己家养的,剩下的都在外面买。厨师也是雇的,2500元。”王月喜可以选择在饭店摆酒席,但他觉得外面的杀猪菜不如自己家做的实在好吃。

  酒席同样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东北农村婚礼习惯吃“流水席”,一般会持续2天,只要随过份子钱的在这两天之内来吃几趟都可以。“算下来,流水席一共花了8000多块钱。”王月喜说。

  乡亲们都很羡慕王月喜家的排场,但这样的花费显然不是所有村民都能承受的。三天大戏和连着两天流水席的花费,相当于一个普通村民家庭年收入的五分之一。不过,席间,很多村民表示自家孩子举办婚礼时要“和王家一样有面子”。

  “我家是独生子,而且经济条件确实不错,但很多家里条件不行的乡亲最好不要这样。”王月喜并不希望自家的这次婚礼成为“标杆”。

  然而,“标杆效应”已经凸显。今年3月,马上就要举办婚礼的王建柱说起王月喜家的婚席有些醋意:“女方家也是本村的,亲家现在说酒席要按照王月喜家的规格摆。唉,买化肥的钱都要搭进去了。”

  相门户

  婚礼当天的花费,对于王月喜来说并没有太大压力,和前期准备相比“就是九牛一毛”。去年年初,王立新经人“说和”与现在的妻子相识。两家大人觉得对方都是“正经过日子人家”,孩子们彼此也觉得还行,“就准备结婚了”。

  准备结婚要经历几个重要阶段。首先要选个“双日子”,双方的主要亲属要一起见一面、吃个饭。“这就要过见面礼了,我家给女孩包了一个1万元的红包。”王月喜觉得,“给孩子花9000多元买一个金镯子,不如给钱来得实在。”

  见面礼收下后,两个孩子再相处3、5个月就可以“相门户”了,这种类似于定亲的活动需要更大一笔资金作为支撑。

  三间房、家具、“三金”、现金,无论穷富,这是东北农村娶媳妇必备的物质基础。王月喜为儿子准备了一座两层小洋楼,屋内设施一应俱全,此外还给准儿媳包了一个5万元的红包。王月喜不能计算出准确数额,“加起来18万左右吧。”

  横向比较来看,王月喜花得并不多。“亲家觉得我们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家,放心把女儿交给我们,没要什么彩礼,那5万是我自己给的。”王月喜所在的友谊村,彩礼钱一般为15万到20万元不等。再加上婚房所需的10万元左右花费,举办一场婚礼大致需要万元。

  按照现在友谊村的生活条件,一般家庭平均年收入在7、8万元左右,想娶一房媳妇,要全家奋斗4年。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彩礼钱数也是有针对性的,“如果家里穷,一般都会要20万,但如果家庭条件像我这样的,女方家反倒会少要或者不要。”王月喜说,“这也是保障吧,怕自己女儿嫁过去生活不好,所以多要出点钱。而且,这个钱一般也会当嫁妆再给女儿。如果男方家里条件好,女儿嫁过去不会吃苦,女方父母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了。”

  这也导致越是贫穷的家庭越难娶上媳妇。“前村老李家儿子就因为家穷,好不容易有一个愿意嫁的,张口就是三间房、15万块钱。全家人东拼西凑,还二分利抬(借)了10万元,到现在本金一分都没还上。”王月喜说,“现在他家越来越穷,两口子天天吵架,快离了。”

  曾经退亲

  这场婚礼虽然热闹,但却只是王立新“理论上”的第一次结婚。原来,两年前他曾经“娶”过一名妻子。

  在农村,十七八岁结婚是常有的事情,但又不符合法定结婚年龄。为了让孩子们早点“成家立业”,普遍的做法是两家人先“相门户”,按正常夫妻一样生活,到了法定年龄后再举办婚礼。

  王立新也是如此。17岁时,他和同村一位女孩经人介绍相识,给了见面礼后不到3个月就“相了门户”。“当时也想弄得场面大一点,请主持人啥的,但是因为不到结婚年龄,不能太声张。”王月喜说。

  即便如此,当时的“相门户”也宴请了2天,乡亲们都来祝贺过。两个17岁的“大孩子”就这样开始了夫妻生活。

  但好景不长,一年后,王月喜决定退亲。退亲的理由很简单:女孩看着浮躁,“不安分”。没有证据,这不是一个可以说服女方家庭的理由,甚至一度导致两家人刀枪相向。

  王月喜还是坚持退婚。

  退婚对于王月喜来说,只是金钱上的一些损失。按照当地风俗,彩礼会在“相门户”时写在一张红纸上,一式两份,由男女双方分别保管。如果女方提出悔婚,那么要将彩礼如数退回;相反,如果男方悔婚,则要将彩礼作为赔偿,如数赔偿给女方。

  “我们当时没有写这张红纸,所以我赔得少,就是已经给的不能再要回来了。”说到这里,王月喜笑得有些狡黠。

  这场被“不安分”三个字结束的婚姻,以王月喜见面礼加上“相门户”时包的红包、“三金”,共计2万多元结束。而当时讲好的结婚时再追加的2万元彩礼,因没有书面协议而不了了之。

  事后,王月喜说,自己家敢退婚,“除了没写红纸单,最重要还是因为自己家里条件好。”他觉得,在农村,很多人在彼此不太熟悉的时候就草草结婚,即便后来发现彼此不合适,也会因为彩礼而不得不“凑合着过日子”。

  这一次,王月喜并不打算悔婚,“证都领了,不能随便退啦。我相信这个(儿媳)一定比前一个好。”

乌苏女性网
天秤座
建材选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