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耀眼的闪光 第15章 生命挽歌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2:26

耀眼的闪光 第15章 生命挽歌

“啊?”

我惊退一步,一脸惊疑。

那一刻,我不能呼吸,也不能思考。

我不相信!

真的不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

“唉~修道院已经成了一堆废墟,死伤殆尽……”

约哈洛叹息一声,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悲哀,那是深沉的哀伤。

我讨厌这种眼神!

约哈洛沉声道:“我已经派人在废墟救援了,两小时前找到了许将军,但他……目前,他还在抢救中。”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昨天晚上父亲被我气走,反动势力就发动了攻势,摧枯拉朽般毁了修道院。

父亲,他才星位巅峰……不会……尸骨无存吧……

我几乎站不稳,双腿颤抖得发软。

“父亲他……没事吧……”我的声调弱得连我自己都不听到,带着深深的害怕。

约哈洛摇了摇头:“可能……没希望了。”

轰!

他摇头的模样化成晴天霹雳轰击在我身上,我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差点要倒在地上。

导师疾步上前扶住我,看到我双眼空灵而涣散,他吓得抖了一下,慌忙问道:“国师,你跟许丹说了什么啊?许丹受到了很大打击啊!”

约哈洛长长的叹了口气,只是摇头,却让人感到哀伤。

母亲也来关心我,我愈发的后怕,我怕再也见不到父亲。

“许丹,走吧。”约哈洛双手负于身后,仰头望着天际的光亮。

去看父亲么?

我强撑着从导师怀中站起来,挺直背脊,想伪装自己的悲伤,却怎么也伪装不了。

我不由的想到了那个叫凯恩的勇士。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他,但他是最能伪装情绪的少年。

“走吧。”我淡淡的回了一句,眉宇间满是忧伤。

母亲一把拉住我,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没说,敷衍了几句,然后挣开了她的手跟上了约哈洛的脚步。

约哈洛只和我说这件事,明显是怕我母亲承受不了打击,我也没准备好怎么跟她说。

父亲是一名将军,而且是都城护卫军的统帅,死了会引起满城风雨,为了封锁消息,自然也不会和我导师说。

约哈洛带着若干名护士走着,我匆匆跟在后外,宅外的凉风刮在脸上刮得生痛。

明明是六月天,我却感觉寒冷刺骨。

我一路上一直在为父亲祈祷,都城强者林立,一定可以救治父亲的。

昨天的争吵一幕幕在我的脑海回放,我心里满满的自责和愧疚。

当我来到医疗区时,才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父亲真的出事了,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

在洁白干净的病房内,我最先看到的不是父亲,而是几名便衣军官,他们围着父亲的床位。

还有几名白袍医师和白衣治愈师,医师一班接一班的施展治疗系法术,竭力维持父亲的生命力。

治愈师呆在旁边,偶尔施展个治残系法术,没起太大作用,看上去他已经对父亲放弃治疗了。

我的双腿变得无比沉重,每走一步都极为艰难。

走到床前,我第一眼都没认出那个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

床上的那个人,浑身包裹着层层纱布和绷带,上面还有些新溢出来的血迹,连数名圣位医师都止不住伤口,这是何等的伤势。

我开启【天瞳】后,直接傻眼了。

一条条信息浮现在我的视膜上,触目惊心。

【金品绷紧】受到治疗时效果提升30%,剩余耐久92%。

【金品纱布】伤势自愈能力提高30%,剩余耐久88%。

【遍体鳞伤】生命上限降低至20%,生命力每秒损失2%,并免疫增益法术。

【将死之息】身体伤残面积高于90%,接受治疗时效果降低90%,并免疫治残系法术。

【冰剑意志】濒临死亡时受到图腾保护,忍耐力+100%。

【生命挽歌】濒临死亡时获得死亡豁免,生命力强制保留0.1%,剩余4分钟。

我的眼睛噙满泪水,还有很多很多状态以我的段位获晓不了,可光是这些就让我极为难受。

【生命挽歌】是圣位医师的绝技,为一个濒临死亡的人续命1小时,每个人一生只能生效一次。

显然是他们没有办法时才动用这个神术。

还有那个图腾增益,我一直不知道许家的图腾是什么样的存在。

“爹!”我哽咽大喊,走到床头边,愧疚的垂下头。

父亲双眼紧闭,呼吸若有若无,我睁大眼睛看着他,阵阵揪心。

昨天还盛气凌人的父亲,今天便面目全非,我努力克制的泪水再也克制不住的流下来。

约哈洛轻声问了下那个白衣治愈师,治愈师摇头晃脑。

他叹了口气,喃喃细语:“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我也没想到那个反动势力如此可怕,就像是那天晚上父亲和导师的谈话,这是连教廷都忌惮的存在。

“许丹,当我知道消息时,沧海冰林火光冲天,修道院已经片瓦无存,”他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用很轻的声音说话,“昨天许将军觉得眼皮跳得厉害,心事重重,我便要他回去休息一天,却没想到他居然又回到修道院,敬业精神让我钦佩不已……”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身体再也无法动弹,痛苦如同心在泣血,却弥补不了我的内疚。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爹……对不起……”我哭喊着,扑通一声跪在床边,指甲都深深陷入了手掌中,染出一片血红。

如果我没有跟父亲争吵……父亲就会在家里休息一晚……那他今天便不会躺在这里。

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一切都追悔莫及。

“爹……”

我跪在床边自言自语,人傻傻的,那几位军官来安慰我我也听不进,一遍一遍的喊着。

我的内心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笼罩着我,我有点种头闷心慌想呕吐的感觉。

突然,治愈师惊咦一声,大伙都怔了下。

父亲动了,他的眼皮动了!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渐渐聚焦,流露着很沉的疲惫。

我心跳加快,欣喜若狂,双手抓住父亲的右手,流着泪激动的喊着:“爹!你醒了……”

父亲的眼神很迷糊,像是在逐渐涣散。

他端详了我一会后,终于开口了。

虽然他的声音很轻、非常虚弱,但我听得一清二楚。

“……还痛吗?”

我挤出一丝微笑:“不痛了,爹……”

他的眼里充满欣慰,那是我永生难忘的眼神,烙印在我的灵魂上。

“丹儿……”父亲缓缓喊了一声我的小名,余音很长很长。

他的眼眸突然暗淡无光,再也没有光彩。

【生命挽歌】的持续时间在这一刻归零。

撕心裂肺的痛。

“爹!爹……”

痛苦不堪的我嚎啕大哭。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有内疚自己打了我一巴掌,这让我愈发的悲痛。

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对话,以后,永远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小孩干咳吃什么药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如何改善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打嗝
小儿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