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李正天是如何为我的

发布时间:2019-12-06 19:50:43

李正天:是如何为我的?

当年 李一哲事件 中的 李 、今年66岁的李正天。大光头、大胡子,一年四季穿长袍,冬季时还会戴一顶圆毡帽,模样古怪。其实

,也不奇怪,他是艺术家、哲学家。 ●李正天: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想剥夺谁的权利就剥夺谁的权利,这类无法无天的状态很可怕。与法制,这个饱含着 血和泪的命题 一定要向和周恩来上书。 ●: 你们如何发火,怎样讲都可以,因为我们搞错了。 事情虽然不是出在我手里,我也要承担。 现在年龄在50岁以上的广州人或许还记得1974年11月10日,一张名为《关于社会主义的与法制―――献给毛主席和4届人大》的大字报出现在广州最繁华的北京路口。大字报署名 李一哲 。 这张大字报从头到尾67张白报纸,长达2.6万字。因为围观的人太多,交通堵塞。夜黑了,还有许多人打着手电筒、划着火柴读完它,抄录上面的句子。 读过这张大字报的人也许也还记得:1975年,广东全省上下动员,批判这张大字报。上百场万人大会上,批判者与 李一哲 的 李 ―――那个个头矮小、面庞瘦削的年轻人各占一台,拿着扩音器,面对面大辩论。 当时听省委传达:不批倒 李一哲 ,就不准毕业。 省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刘子健当年在中山大学读书,亲历了辩论会, 大字报里有一段批评林彪的 天才论 。 一个人的脑袋代替八亿人的脑袋 ,这些话振聋发聩、石破天惊,让我对 文革 中盛行个人崇拜从此产生怀疑。 这张大字报迅速流传全国及海外。江青说,这是 解放后最反动的文章 。 李一哲事件 成为了广东 文革 后期一场自下而上的与法制诉求。这一民间异端思潮成为了当代中国思想史上极有影响力的事件。 当年的 李 、今年66岁的李正天,大光头、大胡子,一年四季穿长袍,冬天时还会戴一顶圆毡帽,模样古怪。其实,也不奇怪,他是艺术家、哲学家。 文革 中,说谁反对就打倒谁,想剥夺谁的权利就剥夺谁的权利,这类无法无天的状态很可怕。 这是李正天与人合写那张大字报的动因。 刚到广东的主持了 李一哲案件 工作。事情虽然不是出在他手里,但他仍然主动承担了, 你们如何发火,怎么讲都可以,因为我们搞错了。 最反动的文章 大字报一贴出来,立即轰动广州,迅速传遍全国。美院领导找我谈话,问我大字报中讲的 坚持林彪体系的顽固派 是谁?我直言不讳:就是江青他们。 文革 爆发时,我是广州美术学院四年级学生,当过广州红色造反司令部 呐喊 兵团的头头。那时,我反对林彪、康生、黄永胜这伙人,写过一张大字报《炮打黄永胜是对他最大的挽救》。因为这事,1968年夏,我被通缉,从武汉抓回广州监禁。 1972年,林彪 九一三事件 后,我反对林彪、黄永胜的罪行不成立,但还要继续审查我反康生的罪行,就被押送到美术学院(当时更名为 广东省人民艺术学院 )边劳动边审查,还是没有完全自由。 我不安分,只要有一点点自由,就开始活动

。我和郭鸿志(当时是广东人民广播电台技术部副主任)几个人常常在一起讨论社会问题。我们都认为,当时社会主义法制不健全很危险,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想剥夺谁的权利就剥夺谁的权利,这种无法无天的状态很可怕。与法制,这个饱含着 血和泪的命题 一定要向和周恩来上书。 1973年底,听说4届人大要召开,我们写了《关于社会主义的与法制》,连同郑庆和、陈赞明写的海南岛东方县、儋县等地在 文革 中大规模屠杀群众的调查材料,以及一篇由我个人署名的《九个问题》一文,通过一个铁路工人寄出给和全国人大。结果,还没送到就被扣住了,这些文章被定为 反动油印品 。是不是那末 反动 ?我们决定:直接诉诸人民群众。 1974年11月10日在北京路口公开张贴的大字报是第三稿。我、陈一阳、王希哲和郭鸿志联合执笔,轮番修改。在最后的 启事 上,还写希望广大革命同志能够在纸张上给予支持,留下了我的真名和联系地址。 这张大字报一贴出来,立即轰动广州,迅速传遍全国,很快也传到海外。美院领导找我谈话,问我大字报中讲的 坚持林彪体系的顽固派 是谁?我直言不讳:就是江青他们。广东方面将大字报呈送中央,要求定性。江青发话了:这是 解放后最反动的文章 。 当时, 四人帮 正利用 批林批孔 运动大乱全国,海内外一些人也伺机插手,在那种情势下,广东省委定性这是一张 反动的大字报 ,组织全省批判。 100多场大辩论 我据理力争,有时批判者招架不住了,就强行把我的扩音器关掉;有些批判会还要搞彩排,请人来扮 李正天 这个角色,提前准备好李正天辩倒他们时的应变方案。 广东省委印发署名 宣集文 的批评 李一哲 的长篇论文,广州市批林批孔运动办公室把这张大字报全文和批评文章聚集成册,分发到许多机关、工厂、学校,几乎是人手一册。批判 李一哲 运动就这样自上而下、大张旗鼓地发动起来。 1975年,对我专门开了多达数百场批判会,其中面对面的辩论大会就达100多场,很多次是万人大会。他们动员了很多专家、学者、教授和我辩,来一个,我辩一个

。 文革 时,流行一批斗就低头、认罪、检讨,我不信知识分子都是软骨头,就是不肯让步。

连南县人民医院
青岛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靖边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夏好的牛皮癣医院
邢台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