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晓荷·遇见】《道阴说奇三部》(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0:20
《道阴说奇之一――幽餛谷》
阴冷的风,起在午夜二点钟,张茉莉行走在曲折的山路上,她是从城市来大山,准备去姥姥家里有事。而租的车子,在起风的时候,就围着这座大山打转,一直无法绕出这黑暗的纠缠……司机实在是受不了了,打开车门自顾自的逃走了,嘴里自言自语的说到:“真是遇到鬼了,原本二个小时的路程,既然走了快六个小时,都还没走出这幽餛谷,”
“幽餛谷?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张茉莉边走边想,姥姥家的地名不是叫杨树岭吗?什么时候有个叫“幽餛谷”的地名呀?她见司机都走了,暗自骂道:“这个没责任心的家伙。”于是只有自己咬着牙齿出发,虽然怕黑也没有办法,对于城市的人来说,鬼怪之说还是道听途说而已,感觉很遥远!一路上夜风徐徐的吹着她的长发,远远眺望似有灯火在闪耀,她开心的安慰自己,有人家了,干脆借宿一宿吧。
路越走越长,看着灯光就在前面,却又感觉若近若远,若明若暗。周围山石郇立,怪影重重,山风呼呼的吹过耳边,好像有人在耳边喃喃细语,微草轻拂脚下,张茉莉的脑海里突然呈现出很多鬼怪故事来,不由的起了鸡皮疙瘩,头发竖起……
更让人害怕的事情出现了,在微微月光的照耀下,茉莉既然看见了一片荒坟墓,一座座就像古代时候的模样,大碑大台大石阶,还有那随风而起的长白祭带,忽忽跳动的火苗,耀动着坟前的一排祭品,就像有人才来祭拜过。茉莉倒吸一口冷气,半天提不起脚来,思想着该前行还是到退。她安慰自己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应该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吧?”忽然一个声音说道,“不是,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茉莉答到,突然她反应过来,脚一软,坐到了山土上,浑身冒汗,“谁在说话,我的妈耶!”半天唯有风声阵阵。
茉莉抬头看着大树哗哗阵响,有道白光瞬间闪过,就在光亮的时刻,茉莉发现眼前的这颗树在流血,滴滴答答的落入草丛。她吓得縮成了一团,又看见这血,渐渐汇流成溪,缓缓的流向荒坟方向。她紧闭眼睛说道:“幻觉,幻觉,绝对是幻觉,我是唯物主义者!”
她再次睁开眼睛,树依旧,血依然。她狠狠的掐了下自己,感觉痛的不行。“完了,完了,不是梦,我又在哪?”
倾刻间,鼓声雷动,呼喊声震天,且伴有万马奔腾,刀光剑影,血渐河山之势。展现于眼前的是一派古军战士披盔戴甲,挥剑射杀的场景,勇士们个个将生死抛之度外,淋血飞舞着刀光剑影,钩枪越盾,身影重重。
“报……张将军,前方遭遇敌方埋伏,我军死伤过半,我请命带十勇士快马绕开山界回大营搬兵救主。”一位戴着头盔,满脸血痕,身披战袍,身持兵刃的勇士跪于张茉莉的面前,双手报拳的说道。
“我?张将军?”茉莉努力的记着面前这位勇士说的话“谁?谁是将军?”“将军……你呀!莫非被撕杀声震懵了?”勇士想着,随即答道:“将军,我请命!”“你请什么命……我还想要命呢?”茉莉断断续续的答到。“来人,将军的病又犯了,快扶将军上马,我带十勇士护他回营算了,只怕攻不攻得出去……”语音刚落,茉莉便被人参起,准备扶上一匹彪悍的黑马之上。“哎……哎……我不会,我不会骑马!”茉莉叫到。她这一叫把眼前的人都叫懵了,个个满脸血痕和污渍的看着她。“将军确实又发病了,失心症呀!”一位随军战士二话不说,抓起茉莉就推上了战马。茉莉死死的抓住了那战士的衣领,死也不松开。
“我来,”先前跪拜请命的勇士二话不说,一个点穴手法,将茉莉的手点的一阵苏麻,身体不由一软,便被那勇士抓坐于马背上稳坐。“驾,走!”勇士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黑马狂奔而起,朝前飞奔,他们紧追其后。
“我的妈,哎……哎,我的屁股都要震成两半了,哎……要摔了,要摔了……啊……救命……”一路上茉莉狂乱的叫着,叫声却让勇士们偷偷笑了。茉莉想起看过的《三国》,里面也有峰湮四起,热血搏杀,越马腾浪的场景,她死死的抓紧了缰绳,双腿紧夹马鞍,双脚死磴在脚踏上,双眼紧闭,任由四下颠簸的飞驰而起,嘴里却呼喊叫闹着。
“将军这回病来得陡,偏偏两军开战时发病了,岂不是对我军不利呀。”一位随从战士飞奔在马背上说到。“废话少说,保护张将军要紧,冲出埋伏圈,回归大营。”
就在策马奔腾的时候,张茉莉看见自己既然穿了一身铁甲战盔,身披深红战袍,一双铁靴似的鞋子,看着都重。她双手拉缰飞奔山道林间,这双手何其粗糙呀,还有几道伤口。茉莉急得擦了一把汗,不好,胡子,有了胡子,长空飘逸于前。“妈呀!我到底是个什么鸟样子了,我是男是女?”茉莉感觉自己抓狂了。
“嗖嗖嗖”几支暗箭从林间射出,茉莉神速反应,左躲右避,“将军小心”身边的勇士大叫道。茉莉有些懵圈,何时变得这么灵活呀?策马继续前奔,突然前方被山石堵住严严实实,马匹跟本无法通过。
勇士们只有全部下马,手持利剑准备放弃战马,弃马前行。就在这时从林间杀出几个敌军,叫喊着扑面而来,“保护将军”一勇士说道,他们将茉莉围在中间,背对背的迎敌。上攻、下挡、左击、右刺,一连串的战术,干净利落。由于开始已经战斗了多时,有几位勇士牺牲了,只有六位依然顽强战斗着。
就在茉莉焦急万分,又不知到底发生何事之时,一位敌军冲破防线,直刺茉莉。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茉莉突然看见一把利剑从天而降,她不由的多想,一个腾越飞起,接住利剑,左右开攻。“刷刷刷……”寒光越过之处,敌军倒地几个,她横踢竖划,挥剑刺砍,招招制敌,式式老道,剑光闪出千变万化。
“将军病好了?”一位勇士诧异的问道。“看这情形怕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呀!兄弟们开杀,和将军杀出重围呀!”茉莉边打边听着这话,脑袋飞速转动,“我这是怎么了,这剑挥得多有气势呀,这腾越低落,上攻下刺的,这么熟练和劲道?”顷刻之间,敌军既然落荒而逃了。周围瞬间一片冷清,黑压压的树影层层叠叠,掉落一层阴森。
茉莉站立在森林深处,她举起手来,看看手上的剑,没有剑,一根白骨!在看看身上的盔甲,不是战袍,是白衣绕带,脚下却是一条血红的裤子,好像被鲜血染过般通透。她吓傻了,浑身无力的跌落在地,双手抱头,“幻觉,幻觉,绝对是幻觉!”“喂……喂……把我的骨头还我……”耳边传来阴森的呼喊,茉莉才感觉手里还紧紧的抓着根白骨,不曾丢下。
白骨越变越长,越来越软,缓缓的将茉莉的手臂纠缠起来,如藤蔓般的越缠越上,有血从藤蔓的叶子里渗出,“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声声阴森的惨叫阵阵入耳。“救命呀!我没有……我没有拿你命呀……”茉莉的身体开始扭曲的摊倒在地,拼命的翻滚着。“兄弟,她已经不是将军了,你看看清楚……”又出现一个声音,比开始的声音更加低沉阴森。
“将军挑起战争,将军让我们厮杀,让我们死得四分五裂,让我们如此惨烈而亡,还我命来……”这种声音开始歇斯底里了,带着沙哑的哀嚎。“将军只怕不记得了吧?”茉莉吓得魂不附体了,只知道胡乱的叫着:“没有,我没有,救命!”周围只有黑暗的山影和树摇,伴着这鬼哭狼嚎之声,缓缓的潜入茉莉的每根神经。
茉莉感觉精疲力尽,渐渐的动弹不了,呼吸也越来越弱。突然,手上一阵松动,纠缠于身上的藤蔓竟然松开,瞬间不见。茉莉慢慢的爬起来,起身坐好,一抬眼看见只有一半脸的血人,睁着大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还露出一半残缺的笑容。“啊……啊……”茉莉要疯了。她爬着起身,一脚往这半边人踢去,感觉踢在棉花上,软软无力。她发狂的跑开,朝着有点光亮的山里奔去,一路上只见无数条血色溪流从山顶流下来,伴着声声哀嚎!
看见灯光了,越来越近,越来越多,她开心了,总算有村落了。不多时,她立于灯光的中间,这哪是村落呀,这全部是荒坟,灯光是根根随风飘摇的白蜡烛。眼前的阴冷,让她感觉恐惧,更恐惧的是,她听见荒坟裂开的声响,有东西从里面缓缓的爬出来,缓缓的扭动着,血红的獠牙,苍白的服饰,沉灰的盔甲和生锈的刀剑,仿若从古代的幽渊里,带着悲惨的哀怨呈现眼前,茉莉无路可逃,看着一切,用无法描述的神情,惊悚得目瞪口呆。
残阳、残血、残駆……突然间,天空亮了,一派夕阳西下的场景。茉莉抬头看着眼前,小山丘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举着兵刃挥舞着,呐喊着,厮杀着。断腿断臂断头不断的飞落于茉莉的脚下。“啊……”茉莉唯有发出阵阵尖叫声,撕心裂肺似的震动了整个幽餛谷。“将军……救我……”一个只剩半身的血人,伸出双手,死命的拽住茉莉的脚,手中也不断的流出通红的血,渐渐的绕着茉莉漩开。茉莉的身后还有一个被砍去半边臂膀的血人,将惨不忍睹的脸凑到了茉莉的头边来。“救命……救命……我不认识你们,别伤害我……”“将军,这么快就不认我们这些兵卒了,是你,为了自己的权欲,挑起了这场战争,让我们兄弟之队分边结派,相互为敌,互相残杀!”“没有……我没有……”阴森恐怖的风声卷起了满天的血色,打压着整个黑暗的幽餛谷。
就在茉莉惊悚万分的时候,脚下一阵震动,一只巨形的大龟爬出了坟土,这只龟及其恐怖,龟壳上全部是长满了人头,血淋淋的露出狰狞的笑脸,茉莉想跑开,被一个头颅咬住了裤角,她拼命的想甩开它,接着,所有的头颅都想凑过来咬她,她随手摸到一根树棍似的东西,用力的朝那些可怕的头颅打去。“将军,将军,我们都只剩下头了,我们的身子呢?我们的身子呢?”龟上的头颅开始哀嚎起来,并生长出黑色的长发,如蛇蝎般伸长缠绕。大龟的整个背上都是长长的黑发和流血的头颅,恐怖阴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茉莉。茉莉面临崩溃了,她依然拿着树棍似的武器放肆敲打着那些吓人的头颅,“将军,将军,我的骨头在你手里呢?你找到我的身子了?哈哈哈……”茉莉猛然发现,手上又是拿着根白骨,白光闪闪,仿若白齿獠牙。
在漆黑的暗色里,铺天盖地的大雨倾盆而下,茉莉用手擦着脸上的雨滴,感觉粘乎乎的,借着一点光亮一看:“妈呀,这哪是雨呀,分明是倾泄而出的,如瀑布般的血水!”茉莉最后的那点精神差点崩溃了,任由血水慢慢的将她淹没……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一阵阵悲哀豪情的声音从远至近,茉莉就像突然被谁唤醒了似的,她一越而起,佩剑从天而降,她腾开起越一挥而就,手握宝剑舞动林间,凤凰展翅,蜻蜓点水,万马回头,招招式式霸气侧漏,风雨飘摇中,茉莉边舞剑边流泪,她也和谐着千古以来的豪迈诗词,一起起伏跌宕,刺砍劈杀着,她忘记了所有,只知道此刻的幽餛谷,那场战争夺取了几万将士的生命,因为权欲的争夺,朝廷内勾心斗角,算计暗害和挑拨离间等等一系列的祸害行为,造成了内部的互相残杀,几万人的性命无辜死在这幽暗的幽餛谷内,其实她也没有逃脱,其实她也是当时朝廷的一颗棋子,只是听信了谗言,而挥剑幽餛谷内,生死拼杀。
“喂,喂,你醒醒!”一个苍老的声音将茉莉唤醒,茉莉渐渐的醒来,满头大汗,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似的累。她睁开模糊的双眼,却意外的看见一个老爷爷,穿着古代的服饰,白发飘飘,长须飘逸,手握一根拐棍正在呼喊着她,她立马清醒了一半,一个神速爬起,可是怎么也爬不起了……她回头看到自己的双脚已经深陷在一个古坟之中,“我来祭拜你了,你多喝一口酒啊……苍天呀!大地呀……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老者用苍凉的声音跪拜坟前,悲哀的流着泪,双手颤抖的敬洒着祭酒,白飘带随风飞舞在幽餛谷内,满山遍野……“孩子们呀!回来呀!我可怜的孩子们呀,连个全尸都未寻到呀!我的儿……”
茉莉被这场景直接吓晕过去,呼吸渐弱。天开始亮了,阳光点点洒落山岗,微风和睦的吹动树林,杨树颗颗健壮生长着,翠绿的树叶耀闪着阳光的妩媚,青草遍地油油长长的延续远方,不知名的小花微颜笑语。“孩子,你快醒过来,醒过来呀!”茉莉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见了熟悉的姥姥家,干净温暖的床,明亮的窗台上一颗茉莉花轻悠的开放着,“姥姥?我在哪?”“你呀,大半夜走夜路,既然跌到了山崖下的幽餛谷内,那里我们村很少有人去呀!姥姥用慈祥的眼光看着茉莉。“姥姥,我看见了……将军……”茉莉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听老人说,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争,全部战死,无一人生还,据说尸首遍野,悲惨万分,由于分不清身体和头颅的确切人等,只有一把火将谷底全烧了,在用山土掩埋,埋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墓,立了一块巨大的墓碑!”
“茉莉,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嗯嗯嗯,姥姥,我看见了坟墓下全部的古战士,好悲惨的样子……”茉莉说完看着姥姥的脸,突然姥姥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她的脸开始扭曲着,拖着长长的头发,血一丝丝的从头顶冒出,阴森的说道:“将军,投胎吧,杨树岭全部都是你的部下投胎的轮回呀,来吧!来吧……”

共 1442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是写作高手,《道阴说奇之一――幽餛谷》不论从场面恐怖的描述,还是场面的打斗,还有那些在权利与欲望中死去的将士,都描写得淋漓尽致,让人读来一直跟随着作者的文字揪着心,从这一点来讲,作者想达到的预期效果与目的已经达到了。张茉莉一趟姥姥家之行,一次地狱之旅,幽餛谷死去的将士,那些屈死的冤魂,怎么可能把她忘记,即便是张茉莉已经投胎转世,依然没有放过她。《道阴说奇之二――谜魂》程府一场妻妾之间的斗争,大房趁着二房生产的时候把止血粉换成了放血粉,导致二房冤死,即便如此大房仍然不放过二房遗腹子。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二房托梦给自己女儿,为了保护女儿从而引发了一场二房追命大房的故事,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作恶者的下场。《道阴说奇之三鬼眼》兴子住进了一家宾馆,宾馆种种迹象表明很诡异,做了一夜的梦说了一夜的梦话,醒来凌乱不堪,漫天灰尘,破烂的电视机,生锈的水龙头,歪斜的长沙发,染了血的床单。原来自己住进了一家鬼宾馆,几年前因为意外火灾,死了一百多名的顾客宾馆。作者文笔流畅,情节层次感设计特别棒,让人如同身临其境,欣赏作者的佳作。虽为鬼,亦分正邪之间,好人有好报,坏人终究没有好下场。一篇精彩的虚构小说,虽然让人读来毛骨悚然,读来却酣畅淋漓。感谢赐文晓荷,期待更多精彩。【编辑:幸福千里】
1 楼 文友: 2018-08-11 11: 6:0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一生风月且随缘,穷也悠然,达也悠然。
2 楼 文友: 2018-08-11 15: 0:27 刀光剑影,奇幻无穷。欣赏老师佳作!给赞! 命运如写作,可以去修改。
 楼 文友: 2018-08-11 21:18:1 好好很好很好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4 楼 文友: 2018-08-12 09:58:19 谢谢老师抬爱! 用不拘的个性,傲天马行空,用芩翼之翅,炫珽玥之光!护理垫是棉柔的吗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小葵花金银花露
老年人健忘记忆混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