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赋定乾坤 第十七话 被劫持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3:27

赋定乾坤 第十七话 被劫持

“汗,不吐槽会死啊!赶紧的,吃的。”风劲遒有diǎn急眼。

风清蕊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从自己的百宝囊中取出了一些肉干递给风劲遒,説:“来,遒儿,快吃吧。”

“唔!”风劲遒看到肉干,一手抓过,一手把那紫龟茯苓兔递给了风清蕊,然后两手抓着肉干就往嘴里塞去。

“紫龟茯苓兔,没想到你xiǎo子机缘倒不xiǎo!”华四看到那兔子,惊讶的説道。

“那当然,本少天赋异禀,机缘绝世,只是暂时低潮罢了,一只xiǎoxiǎo兔子,xiǎo意思xiǎo意思!”风劲遒一边吃肉,一边含糊的説道。

“那你还饿成这样?”华四打趣道。

“那是因为本少宅心仁厚,不忍杀生,你看这xiǎo兔子多可爱啊,吃了多可惜。”风劲遒

赋定乾坤  第十七话 被劫持

“……”华四。

待风劲遒吃饱喝足,对众人説了这几天的经过,铁门在石头后面把铁狂屠搬出来,这货竟然还在呼呼大睡,一diǎn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完全没有一个天体境高手的觉悟。

华四到那灌木丛后看了看那门户,决定还是先带着风劲遒回去再説,以后有机会再来探寻这山腹中的秘密。

然而就在他们六人刚想退走之际,异变陡生。

只见从那门内陡然伸出一只黑色大手,一把推开华四,就把风劲遒给抓在手里,还不待四侠有什么反应,又快速的退了回去,接着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想要这xiǎo子的命,就拿《异世经》来换,否则,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石dǐng天!”华四大叫一声,身形穿过那xiǎo门,隐隐的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在那空荡的山腹深处一闪,就失去了踪影。

风清蕊、路腾飞、铁门扛着铁狂屠也都追进了门内,却只见到华四在门口站着,里面什么都看不清楚。

“怎么回事,遒儿呢?”风清蕊问道。

“遒儿被石dǐng天劫持到这石殿深处去了,我们追进去看看,这里面都是三阶魔兽,大家要xiǎo心一diǎn。”华四道。

“好,走!”三人答应一声,一起往里面走去。

“四哥,刚才石dǐng天好像説什么让我们拿《异世经》来交换遒儿是怎么回事?《异世经》是什么东西?”风清蕊一边xiǎo心的前行,一边问道。

“我也不太明白,只是前两年偶尔听人提起过,好像这《异世经》先前并不属于我们这个空间,是一个叫李懒的人不知从哪里带来的,里面记载了一种修炼人体真气的法门,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宝典,但我从来没有见过,所以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提出这种要求。”华四道。

“莫非……”説着,风清蕊的眼睛就向铁狂屠的身上扫了过去。

看她的神情,另外三人顿时明白,只是不知道那《异世经》是不是真在铁狂屠的身上。

铁门把铁狂屠放在地上,仔细的搜索一下,却什么都没有搜到,对着三人摊了摊手。

华四眉头一皱,走上前来。

华四的天赋乃是碧落眼,虽然前几天受了diǎn伤,现在已无大碍,眼光自然非铁门所能相比。

而且华四的天赋增幅乃是穿透,换言之就是透视,如果铁狂屠清醒之时以天体境的真气防护,华四自然是看不透他,但此时他还处于昏迷之中,华四自然一眼就把他全身看得通透。

华四在他身上仔细扫视之后,一把把铁狂屠脚上的两双鞋子脱了下来,然后在鞋底上一拖一拽,顿时落下两本书来,捡起一看,封面上正写着《异世经上卷》、《异世经下卷》。

“《异世经》果然是在铁狂屠的身上,只是不知道那石dǐng天是如何知道的?”华四説道。

“先不管他是如何知道的?既然他的目的是这《异世经》,那我们就先收起来,到时候若能救下遒儿就救,如果不能就拿这经书去和他交换,一定不能伤了遒儿的性命。”风清蕊道。

“嗯,就这么办。”三人一致同意。

华四把那两本经书收进百宝囊,一行人继续向里面走去。

风劲遒被那黑色大手抓住,只觉得眼睛一阵发黑,耳边风响,紧接着,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喘息之声。

风劲遒黑暗中无法视物,用手一摸,身前是一块冰凉的岩石,自己被一个东西紧紧的箍在这岩石之前,并且在不断的移动。

一开始吓了一跳,紧接着风劲遒就明白了过来,干,看来自己是被石dǐng天那块石头给抓住了,现在正被他抱在胸前,往前跑呢。

风劲遒强忍着心中的恨意,挣扎了一下,平静的説道:“放开我,石老大,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抓我干什么啊?”

“哼,无冤无仇?那是以前。自从你们阻止本座没能抓到铁狂屠,你们就是本座不共戴天的仇人了。没想到那书呆子就是阳泉五侠的老四,你是他的徒弟,那就让他去把铁狂屠抓来,拿《异世经》来交换你吧。”石dǐng天説道。

“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当时你们杀了所有人,我们也只想自保而已。”风劲遒道。

“不用狡辩,你们真以为本座逃走了吗?就凭阳泉四侠,还不配。本座只是弄了个幻影假装逃走而已,其实本座一直就隐藏在你们身边,你们的一切本座都知道。风劲遒,你老爹就是风清山吧,哼,要不是你是龙城少主,本座直接就捏死你。”石dǐng天狠声道。

“你这么厉害啊,我都要崇拜你了。那你还不是被我师傅他们揍的到处乱跑,就知道欺负我一个xiǎo辈,你还好意思説这些狠话啊。”风劲遒刮着脸皮説道。

“哼,堂堂的阳泉四侠以四欺一,还真是好威风!”石dǐng天听了风劲遒的话,也是反唇相讥。

风劲遒虽然对石dǐng天这魔门之人十分愤恨,但这次也説不出话来了,虽然他也知道当时如果阳泉四侠不以四对一,肯定不是石dǐng天的对手,但不管怎么説,石dǐng天説的确实是实情。

石dǐng天抱着风劲遒走了一会,沿途虽然出现了许多那种大老鼠,却没有一只来攻击他们。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他们竟然渐渐开始向下,过不多久,眼前竟然出现了亮光。

风劲遒扭头一看,只见自己刚走过的这段路是一道向下的石阶,石阶上青苔处处,这里似乎是这宫殿的下面一层,而那些发光的东西,竟然是一个一个会飘动的烛台。

石dǐng天刚走下来,离得最近得两个烛台竟然发出了一团火焰向他们攻来。

“魔法?!”

风劲遒大吃一惊,靠,这些烛台竟然是一个个的魔兽!而且还是可以发动远程魔法攻击的魔兽,风劲遒能够明显感觉得出这烛台魔兽的气息竟然不比那胆xiǎo的大老鼠弱!

石dǐng天似乎浑不在意,在那火焰快射到身前的时候一抬手就给抹掉了,似乎对于这种魔法甚是了解,根本就对他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他刚才似乎已经来过了这里,路径颇熟,带着风劲遒在那些残破的宫殿中穿行,三拐两拐的就到了另一个石梯处。

只见石dǐng天一伸手,一只烛台魔兽就被他吸了过来抓在手中,竟然就这么抓着一只魔兽走下了石阶。

风劲遒心里一哆嗦,这石dǐng天还真牛x,这烛台魔兽起码也是三阶中级魔兽,在他手里好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是什么实力,让人越来越看不透了。

走下石阶之后,好像还是各种残破宫殿,只是面积比上面两层又大了一些,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石dǐng天却开始xiǎo心了起来,似乎这里他也是第一次到来,一步一步的四处张望着前行,那烛台怪在他手里扭曲挣扎着,却根本挣脱不了他的掌握,只能沦为一盏用来照明的烛火,而且不知道石dǐng天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那烛台魔兽连魔法攻击都无法发出了。

一路行来,风劲遒终于又看到了其他的魔兽,第一次见到的是一对石狮子。这两只石狮子防御力惊人,攻击也高,石dǐng天曾试图攻击一只石狮子,连击了两掌却没有打动,最后被石狮子一击震出了数丈远。好在这些石狮子的移动速度非常之慢,无法进行魔法攻击,应当也是炼体的魔兽,才让石dǐng天轻易闯过。

之后又遇见了一种似马非马的魔兽,行动速度奇快无比,但是并不主动攻击。石dǐng天看到那种魔兽的时候似乎十分高兴,露出明显感兴趣的神色,但却没有出手,估计是对这种魔兽有所了解。

但风劲遒并没有见过这种魔兽,只是觉得十分漂亮,如果弄一只这种魔兽送给女孩子,肯定能讨得女孩子的欢心。

再往前面走,就快要到这大殿的最深处了。然而在这深处却渐渐的不见了魔兽的踪迹,石dǐng天却更加xiǎo心谨慎起来。

风劲遒也隐隐的感到不安,似乎他昨天进宫殿时感受到的那种强大气息就在这三层的深处。

又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石dǐng天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似乎显得十分忌惮,终于没有再往前走。

“魔门魔九生路经华山,特来拜会,还请主人赐予一见。”石dǐng天突然对着那深处説道,并且明显的在那话语中加上了某种功法,那声音一直在宫殿里回荡了好久才渐渐的散去。

石dǐng天话语出口,风劲遒却是大吃了一惊。

临汾治疗卵巢炎费用
临汾治疗卵巢炎医院
临汾治疗盆腔炎方法
临汾治疗盆腔炎费用
临汾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