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品神医 第352章 炸弹危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1:52

绝品神医 第352章 炸弹危机

你们不让我痛快,我就让你们不痛快。这就是凌霄的回答,这也算是他第一次正面回应木婉音三人的挑衅和打压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司徒有义冷冷地道:“婉音,这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谁。你这个师姐已经做得够好的了,没有必要再为了这种人伤神了。我敢肯定,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跪在你的面前,求你原谅他。”

木婉音欲言又止,心情复杂得很。

凌霄起身道:“我或许有破产的那一天,也或许有穷途末路的那一天,可我绝对不会跪在地上求谁怜悯我。不信,我们就走着瞧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些什么让人恶心的手段!”说完他转身往大厅门口走去。

几个保镖忽然横切过来,一字排开,虎视眈眈地挡住了门口。

凌霄回头看着仍旧坐在沙发上的四个人,眼神冷得可怕,“你们最好想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在你们的人撂倒我之前,我有十成的把握先撂倒你们。”

这就是凌霄的胆气,他也绝对有信心在他倒下之前做掉木婉音、司徒有义和傅伟业!倘若,他们真的想那样的话!

“口气不小。”傅伟业冷笑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撂倒我们。”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大厅里的所有的保镖都掏出了枪。立时间,十多支手枪对准了凌霄和陈伟的脑袋。

华国虽然对枪支的管控极其严格,但只要有钱和门路,枪支这种东西还是能买到的。

陈虎忽然拉开了西服,他的腰间顿时露出了一排管状炸药。

一秒钟之前还冷笑着认为吃定凌霄的傅伟业顿时笑不出来了。司徒有义和木婉音也显得紧张了起来。三个主要的人物计划了眼前的一切,可怎么也想不到凌霄带着的保镖身上会有炸药这种东西。与凌霄同归于尽?他们三个人谁都不会愿意,他们的命远比凌霄金贵!

陈虎厉声道:“谁敢动我老板一下,我就送他上西天。我身上带着的是黑索金炸药,你们这些公子小姐可能不知道,我给科普一下,它是目前威力最大的炸药,我身上带着的量,足以将这座大厅夷为平地。你们要不要验证一下呢?”

将这座大厅夷为平地,那就是所有的人都得死在这里。

傅伟业和司徒有义的脸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了,他们显然不甘心就这样放凌霄离开这里,但如果采取进一步行动的话,他们也会葬身在这里。就他们那身家,那种帝王般享受的奢侈生活,谁愿意去死呢?

木婉音当然也不会甘心,可她却是最沉得住气的人。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耸了一下香肩,笑着说道:“这是干什么呢?你们男人啊,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你们都散开吧,让他们走。”

持枪的保镖们如获大赦,赶紧让开道路。

他们的身家性命虽然不如傅伟业和司徒有义那么金贵,但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如果为了一点工资就被炸死在这里,那真的是太划不来了。

“老板,走吧。”陈虎催促道。

凌霄这才从木婉音的身上收回视线,走出了大门。

陈虎断后,他等到凌霄走出了大厅门口才倒退着往外走。

以司徒有义和傅伟业为首的一屋子的男人极不甘愿地看着凌霄和陈虎离开,但却没人敢冲上去将凌霄拦下来。

外面传来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然后往水晶宫会所外驶去。

“他走了。”木婉音就说了这么一句,心里窝火得很。

“哼!他以为他就这样没事了吗?黑索金炸药那可是一级违禁品,是军用炸药,他的保镖将黑索金炸药携带在身上,我一个过去,你们说会发生什么事呢?”傅伟业笑着说道。

木婉音和司徒有义还有夏香的视线都落在了傅伟业的身上。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嘴角却露出了笑意。

也倒是的,凌霄让自己的保镖携带威力巨大的黑索金炸药,他倒是从这里安全地离开了,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为他自己招来了更大的麻烦——那是很严重的违法行为!

傅伟业跟着就拨打了他二叔傅定山的,“喂?二叔吗,我给你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你现在派人去……”

司徒有义等到傅伟业结束同傅定山的通话才笑着说道:“伟业,有你的,我刚才都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会犯这么大一个错误。这下好了,他犯法了,将他抓进监狱,我们再来对付他就轻松得多了。”

傅伟业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阴狠的笑意,“只要将他抓进监狱,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倒想看看,到了那个时候他是否还能做到今天这么嚣张!”

“伟业,谢谢你。”木婉音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我就说嘛,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我们联手,这个世上就没有我们得不到的东西。对了,警方的人大概什么时候能抓到他?如果让他把炸药藏起来,那就麻烦了。”

傅伟业冷笑道:“放心吧,我叔一个,凌霄那小子在京都地界,他走不出五公里远。”

木婉音和司徒有义相视一笑。

夏香走到了木婉音的身边,低声说道:“大小姐,如果抓到凌霄,审问的事情就由我来吧。上一次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出任何问题了。”

木婉音点了点头。

五公里,如果是走路的话需要花很长的时间,但是开车的话,那仅仅是几分钟的路程。

车上,凌霄紧张地道:“陈虎,你哪来的什么黑索金炸药?我什么时候让你带那种东西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我们俩?”

“老板,是这样的……”陈虎拉来西服,缠裹在他腰间的管状炸药再次曝露了出来。

“笨蛋!我们得找个地方赶快将它扔了,傅伟业的二叔就是警察厅的厅长,你带炸药威胁他,他会不趁机反击我们吗?”凌霄生气地道:“这一次真的是被你害死了!”

忽然,一辆长城H6改装的警车从侧面的路况冲出来,横在了凌霄的车子前面。眼见就要撞上的时候凌霄猛踩了一脚刹车,将车子停了下来。

警笛呼啸,后面和另一个路口紧接着又驶来几辆警车,顿时将处在十字路口的凌霄和陈虎团团围住。

没有半刻迟缓,荷枪实弹的警察从警察里下来,持枪逼近。

一个五十左右的清瘦男子拿着扩音器,躲在一扇车门后面大声喊道:“车里的人下车,双手抱头,不然你们将会被射杀!”

这个清瘦的男人就是傅伟业的二叔,傅定山。这一次,他是亲自出马了。

凌霄叹了一口气,打开车门,双手抱着头走下了车。

陈虎也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双手抱头走了出去。

一个穿着排爆服的警员慢慢地向凌霄和陈虎走了过来。

凌霄的心情郁闷死了。不过,他倒没有过多责怪陈虎的意思,毕竟在那种场合下,陈虎是拿出了身家性命来保护他这个老板的,手段虽然有些极端,但陈虎却是一个非常忠心和尽职的保镖,他怎么能怨恨他呢?

陈虎却显得很轻松,还不忘安慰凌霄,“老板,没事,真的没事。”

凌霄,“……”

排爆警员靠近了陈虎,取下了他腰上的黑索金炸药腰带,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炸药腰带放在了地上。

赶来增援的警察开始疏散人群,但还是有不少人爬到高处,用拍照拍视频。这边发生的事情,几秒钟的延误之后就会出现在上,等于是现场直播了。

排爆警员剪短了导线,取下了一根管状炸药。这时,包裹着管状炸药的牛皮纸忽然松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排爆警员顿时愣住了。

看见牛皮纸下面的东西凌霄也傻眼了。

牛皮纸下藏着的不是黑索金炸药,而是一根条状的膨化食品。色彩斑斓的包装上,一个卡通小朋友笑得特别甜。

凌霄忍不住看了陈虎一眼,这小子玩什么花样呢?

排爆警员显然有着和凌霄一样的困惑,他又拆下了一根管状炸药,结果是一样的,还是一根条形的膨化食品。接下来他又毛躁地拆下了所有的管状炸药,结果全都是条形的膨化食品——陈虎带的不是炸弹背心,而是零食。

回想起木婉音、傅伟业和司徒有义还有那个夏香吓得面无人色的情景,凌霄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也不能说木婉音那边的人蠢,凌霄自己当时也没瞧出破绽来。就陈虎那从战场上下来的杀伐气势,那视死如归的硬汉做派,谁又会想到他带的是零食呢?

“报告傅厅长

,是……”排爆警员的声音有些郁闷,“是零食,不是炸药。”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傅定山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我已经彻底检查了,确实是零食。”排爆警员说道。

傅定山没说话了,却派来了几个警员上来搜了凌霄和陈虎的身。

凌霄和陈虎的身上没有携带一件违禁物品。

几个警员随后又检查了凌霄的车子,车子上也没有任何违禁物品。

陈虎笑道:“警官,我不过是给我儿子买点零食,你们至于弄这么大场面吗?”

“闭上你的嘴!”一个警员粗暴地道。

陈虎一点也不买账,“我现在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就买了一点零食,你们要抓我吗?”

光天化日之下,就算再有权势的人也会有所顾忌。谁有权利抓一个给儿子买零食的男人呢?

“警官,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我忙得很。”凌霄说话了。

几个警员还在等傅定山的指示,傅定山却钻进一辆警车里走了。

这注定是一场闹剧。

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客服电话
郑州和康医院的位置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地址电话
郑州和康医院靠谱吗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