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逆战仙魔 第二百七十五章 凭什么?到底凭什么?(求订阅)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3:49

逆战仙魔 第二百七十五章 凭什么

逆战仙魔  第二百七十五章 凭什么?到底凭什么?(求订阅)

?到底凭什么?(求订阅)

八月清晨,天高云淡,金风送爽,满山红叶尽染层林。【最新章节阅读.】

天剑山上,古道当中,萧齐天拦在李天雄的身前,一脸嘲讽,笑道:“李老狗,你想要去哪里?你就这么不告而别,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那数万人族?”

李天雄闻言沉默,眼神环顾四周。

萧齐天轻笑:“不用看了,木叔和王叔都没来,杀你这条老狗也用不着他们出手。”

李天雄松了口气,萧齐天所说正是他所虑,如果王石轩和木俊楠也在这附近,和萧齐天一起围杀他,他绝对有死无生。

他的双目之中精芒一闪,恶从胆边生,喝道:“小杂种,你好大的胆子!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我,真当我怕了你吗?真当我杀不了你吗?”

他一拂衣袖,顿时有数十枚银芒闪现,刹那间直奔萧齐天身周要害而来,寒迫逼人。

那银芒是一种淬了毒的银针,乃是李家的独门暗器,毒素狠辣,只要被击中,定会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那日在天剑山上,李寻乐便是利用这种银针偷袭,将七八个少年害死。

而那大喝则是一种精神攻击,是李天雄突破到云门境之后机缘巧合掌控的一种绝技,言出摄人,能让人陷入刹那间的呆滞。

言出摄人配合独门暗器,当真是无往不利。

这些年来,李天雄曾数逢大敌,很多时候甚至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然而只要趁敌手大意,使用言出摄人和暗器偷袭,定能得逞,立时占尽上风,将敌手击毙。

他的眼神期待,萧齐天太嫩了,也太骄傲了。对上他,居然还敢怀着猫戏老鼠的心态,浑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嘿嘿!

他相信这一招出其不意,定会让萧齐天着道。

果然,他的喝声刚落,萧齐天得意的笑容徒然凝固,陷入了迷茫呆滞。待后者反应过来之时,后者眼中便只剩滔天的惊骇。

只因为,他的冰魄毒针已然飞至萧齐天身前,密密麻麻。

情急之下,却见萧齐天一挥衣袖,将数枚银针挡飞。

更多的银针,则是在萧齐天那小杂种惊骇的目光之中,穿透后者的白衣,刺进后者的身体里。

“噗噗噗!”

一连数声响,萧齐天的脸色一白,眨眼间变成酡红,蓦地又变成铁青,最后则欧成猪肝,浑身麻痹,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

“老狗,你好卑鄙!”萧齐天咬牙切齿地说道,双目阴沉如水,冷光绽放,看着李天雄。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估计李天雄早就被他杀死无数次了。

李天雄眼神残忍,疯狂地大笑。他一步一步地走向萧齐天,表情讥诮,仿佛萧齐天已是那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其宰割。

他嘲讽道:“卑鄙吗?我就是卑鄙,你能怎么着?”

他一脸得意,哂笑道:“小杂种,你确实很惊人,估计再给了个把年月,这西梁大地,将无人是你的对手!但你要跟我斗?嘿,还嫩着呢!我吃的盐都比你吃的米多,你拿什么跟我斗?”

他确实得意,可以料到,一个天才,一个在西梁大地估计能排得上前几的天才,即将被他踩在地上,生杀予夺任他宰割,这叫他如何不得意?

都说天才是用来踩的,李天雄就喜欢这种踩天才的感觉,很爽的有木有?

更何况,萧齐天还与他有生死大仇?

嘿!

那就更爽了!

自然,他不会让萧齐天那么轻易的死去。

他会慢慢地折磨萧齐天,先将后者的丹田废掉,再将后者的手脚挑断,再将后者的浑身骨头一根一根地捏碎,最后.....

他想到萧齐天的结局,舔了舔舌头,眼神残忍嗜血。

最后,他会在萧齐天惊恐的目光之中,一口一口地将萧齐天的血肉撕下。

他会用他的利牙,一口一口地将萧齐天凌迟,让其痛彻心扉,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惊恐绝望中,受尽折磨!

念及此,他的双目中忽然杀气沸腾,一跃而出,大手横空,抓向萧齐天的咽喉。

萧齐天喝道:“等一下!”

李天雄闻言一愣,大手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与萧齐天之间的距离已不足两米,嘲讽道:“怎么,小杂种,你不是很硬气吗?你倒是硬起来啊?想求饶?呵呵呵!”

萧齐天的眼神平静,沉声道:“李天雄,你如果现在离去,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我和你们李家之间的恩怨,也可以一笔勾销。就算你背叛了人族,只要从此向善,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如何?”

李天雄闻言哈哈大笑,嘲讽道:“放我一条生路?呵呵呵!小杂种,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想吓唬谁?”

他一声冷笑:“嘿嘿,恩怨一笔勾销?你想得倒美,寻乐和无常的仇,销得了吗?”

他抬头望空,冷声道:“你看看,他们都在天上看着呢!我恨不得喝你的血,食你的肉,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萧齐天摇头,冷漠道:“那是他们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欲致我于死地,我怎么可能会杀他们?还有你,我劝你回头是岸,别再执迷不悟了。”

“咎由自取?回头是岸?”李天雄冷笑,浑身冰冷,喝道:“小杂种,你拿命来吧!”他终于不再废话,大手弹出,拍向萧齐天的丹田,为防止意外,他打算先将萧齐天废掉。

可就在此时,萧齐天猛地退后一步,一掐剑诀,蓦然,剑光起,无锋剑刹那间斩向李天雄那探过来的大手,剑芒璀璨,剑气凌人。

太突然了!

李天雄一直以为萧齐天中了银针,动弹不得,所以他早已放松了警惕。

他的大手大咧咧地拍向萧齐天的丹田,毫无防备,根本没料到萧齐天还能反抗。

甚至,等到剑光斩来之时,他还出现了一愣,转而化作滔天的惊骇。惊骇过后,“噗”的一声,蓦地,一股锥心的痛楚传至心头。

血光忽现,一根手臂齐肩而断,横空飞起,李天雄霎时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跌跌撞撞地后退,厉声喝道:“小杂种,你阴我!”

萧齐天冷笑,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又哪有什么中毒的迹象?

当然,他确实中了银针,但那是他的有意为之。

时至今日,他已然知道他体质的强悍,似乎,有一种万毒不侵的迹象,一枚淬了毒的小小银针,又能奈他何样?

他看着李天雄,讥讽道:“阴你吗?我貌似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以为自己吃定我了?你也不想想,上一次,你二弟那血煞真气,都对我无用,你这枚银针上的毒,难道被血煞真气还霸道吗?”

李天雄浑身一震,心头凛然,他居然忘了这茬。

萧齐天冷声开口:“既然你一心要置我于死地,那么,你也去死吧!”话音刚落,无锋剑一抬,猛然间,一道几丈长的刀光横空劈下。

李天雄一惊,强忍着痛楚,立时飞退,待避过这一剑之后,转身头也不回地逃命,

他还不想死!

如果他的双手齐全,倒是可以和萧齐天一战。然而他却被斩掉右臂,战力十去七八,如何是萧齐天的对手?

其实,这就是萧齐天的目的。

如果让他杀死全盛时期的李天雄,还颇有些麻烦,所以他见李天雄偷袭,便将计就计,趁机斩下李天雄的一只手臂。这样,李天雄,今天注定翻不出他的手掌心。

不然怎么说他老谋深算呢!

他看起来是个少年,然而两世为人,特别是在末法时代走南闯北,让他的心智早已成妖。

斗智斗勇,他又怕过谁?

此时骄阳初露,天边一抹红霞,绚丽之极。赤色的阳光映照在李天雄逃亡的身上,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

萧齐天冷笑,运转身法,大步流星,几个闪掠间,已然出现在李天雄的前方。

他手中无锋剑平指,杀气肆意,喝道:“老狗,你跑不掉的!刚那是你唯一的机会,可惜你不知道珍惜,那么,你只能去死了!你的手中,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你害得无数人家破人亡,也确实该死!”

李天雄一惊,蹬蹬蹬后退,蓦地一声长啸,竟化作了一个狼人,转身飞逃。

萧齐天一愣,怪不得王石轩二人说李天雄变身之后,人不人鬼不鬼。

此时的李天雄,人首狼身,四肢如狼腿般,强壮有力,又哪有半分人样?他断了一只前腿,然而便是三只腿一瘸一拐地逃亡时,那速度比之人身,依然快了一大截。

萧齐天暗暗心惊,幸亏他用计斩掉了李天雄一只手臂,不然,等李天雄变身狼人之后,他还真可能追不上!

不过现在,萧齐天冷笑,流星步一转,步若长虹,转逝间又拦在李天雄的身前。

李天雄面色阴沉。

他知道今天可能凶多吉少了,然而他真的很不甘心。

他好恨同时又有些迷茫,大好的机会居然弄成现在这个局面,这是为何?

他明明占足了优势,有一万人族作为人质,有十万蛮兽为他征战,有七大狼将为其把风,自身亦是云门境后期的强者,为何连三个仇人都杀不了?最后居然还搭上自己的性命?

难道老天真的如此不公吗?

他背叛了人族,出卖了自己的尊严,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变成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才换得现在的实力。

然而眼前的小杂种,何德何能,这才多久而已就变得如此强大?

凭什么?

谁能告诉我,这凭的到底是什么?

......(未完待续。)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在哪个区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在哪块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地方在哪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是哪级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